亲宝宝游戏

张泽峰 嗨,你好

张泽峰


“这人为了达到目的真是不择手段!”

“农村套路深啊!取关取关!”

“怎么什么人都有,哎,时代的悲哀啊…”

“不了解情况,保持观望状态不做评价。”

……

一个个讨伐的声音充斥着张泽峰的耳朵,黑暗里他看不清任何方向,孤独、无助、无奈,他只能靠一声声撕裂空气般的吼声向这讨伐的声音宣战:“我没有!不是我!你们都疯了!疯了!”

八月份的空气依旧沉闷,尤其是到了晌午。

张大勇推着破旧的电瓶车从胡同口走进来,脸上、背上、脖子上满是汗水、头发被汗水沁出了几撮小绺,像是刚刚完成了一项了不起的战斗。汗水滴在眼睛里,他便拿手里的白色体恤使劲往脸上一抹,顺势搭在肩膀上又继续往前赶路,狼狈又让人看着好笑。

“咋推着回来了大勇?车子又坏啦?”坐在胡同口的李大爷手里握着一本《小学生手册》,把它当成蒲扇不急不躁的扇着风。上身穿着一件无袖的老汉衫,领口恨不得一股脑的松到肚子上,下身一件迷彩长裤,其中一条裤腿儿被他一直撸到膝盖。

“害!别提了,里面的一根线断啦!”说着张大勇踢了一脚电瓶车:“我先回了大爷,你歇着吧。”

家里张大勇的老婆李兰芝正忙着在厨房做饭,切菜、开火、倒油、炒菜一气呵成,简单的一道炒土豆丝很快就做了出来,这时候张大勇也刚好赶到家,把车子在院子里随便一停,嘴里嘟囔了一句:“这家伙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撑两个月”说完接了盆凉水在脸上随便一抹便走去了房间。

“你衣服呢?”李兰芝拿着筷子走进来坐下说到:“待会丢洗衣机里一块洗了吧”

“洗啥,下午还得穿”张大勇咬了一大口馒头接着说到:“哦对了,小峰最近给你打电话了没有?”

“要是老给家里打电话你不怕他在公司做事分心啊!”李兰芝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不过转念一想,小峰往常每隔两天准会往家打个电话,每次通话时间也都不会低于半个小时,聊得话题无非就是家长里短互相报个平安,中间也零散夹杂着一些催婚的碎碎念。而这次确实有些奇怪,距离上次通话也是半月前的事情了。

“你给他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工作上出什么事啦?”李兰芝还是忍不住向张大勇提出了要求。

烧烤声、吆喝声、还有啤酒碰杯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烧烤店:“嗨,你好”,张泽峰叫住服务生:“麻烦您帮忙催下我们的烤串,谢谢啊。”话音刚落电话声便响了起来。

张泽峰示意同事们出去接个电话:“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接个电话。”

“赶紧回来哈,还等着你打圈儿那!”同事打趣的说到。

“滚蛋,忘不了!”张泽峰快步走出了烧烤店接听电话:“嗨你好?”

“好啥好,我是你爸!”

张泽峰放下手机又重新核对了一下电话号码:“爸?你啥时候换的手机号?”

“小峰,你在哪儿呢?咋听着这么乱啊?”李兰芝冲着手机喊到:“今天公司没上班啊?”

“没有,今天不周末嘛,出来和同事一起吃个饭,有啥事么妈?”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啦?”李兰芝从张大勇手里拿过手机:“你这孩子最近咋也不往家里打个电话,工作上没事吧?”

“害,我能有啥事,工作都挺好的,有啥事我不早就给你俩打电话了嘛,行了,有空我再打过去,我先去跟他们吃饭了哈。”说完张泽峰便草草挂了电话。

“少喝点酒...”还没等李兰芝说完话手机那头便挂掉了,李兰芝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扣:“你说这孩子,啥也不说就挂电话。”

“先吃饭吧,不说就代表没啥事,你就别跟着瞎想了”张大勇说到。

张泽峰走到店门口突然停下脚步,深呼了一口气打开门又重新走了进去。

成长的道路上我们总要面临着无数大大小小的选择,在人生的分岔路口上我们走过的每一步都算数,可影响我们整个生命轨迹的,往往就是那最重要的一两步。张泽峰终于还是站在了第一个分岔路口,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继续在这座本不属于他的城市里奋斗下去,终了混上一套勉强不错的房子,要么抬头追随自己心里的那轮月亮,回乡创业。可回老家岂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他算清楚了以后的每一笔账,这也是他堵上了自己最后的勇气决定回家搏上一搏。

“你就这么突然回去不后悔啊?”同事一脸认真的看着张泽峰问到:“你可要想好了,你现在可是公司重点培养的对象,前途什么的就不用我们大家说了吧?”其余同事同样也是向张泽峰投来了不理解的目光。

“我已经想好了,回家是肯定要回的,只不过是现在时间刚刚好,我知道你们想对我说什么,创业嘛,肯定会有风险的,我都做好准备了。”张泽峰说完话题突然一转:“各位老板以后阿峰赔了钱你们都别跑哈,先借个七八十万儿的再放你们走!”

“害,我就说今天的酒不能喝!你看,这小子还是憋着坏了吧!”同事打趣的说到,引得大家哈哈一笑:“不过你家里人同意你这样做吗?”

张泽峰夹起一筷子土豆丝刚想往嘴里放,然后又轻轻放到盘子里:“没事,我会和他们好好说的,来来来,大家就祝我成功吧”

“干了干了......”

“不行!”

张大勇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我送你出去就没想着让你回来,你现在倒好!一声不吭的就把工作给辞了,太冲动了!”

张泽峰坐在门口的矮凳子上低着头,只顾着搓着自己的手,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犯了错的紧张和懊悔,反而多了一份坚定和无畏。他清楚的知道该来的一切都会来,尽管现在这个时间节点在父母看来是那么的突然,可是他总得去面对,并且还要尝试着去说服张大勇。

“你说你这孩子平时看着挺稳重的,咋在关键时候犯糊涂啊?”李兰芝坐在床上无奈的看着张泽峰:“你想过自己回家来意味着啥吗?”

听到这句话张大勇更气了,转头冲着李兰芝吼了一句:“意味着啥?意味着咱们白供他读这好几年大学!一点也不考虑家里的想法,自作主张!”

“你别这么大火!他回都回来了,你再说这些还有啥用?你打死他工作还能再回来?”李兰芝生怕张大勇脑子一时间想不通真动手打了小峰,赶紧提醒张大勇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不过这么多年张大勇唯一动手打过儿子的一回还是在他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小峰因为偷拿了小卖部的一颗泡泡糖,被张大勇知道后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在他眼里没有任何事情能比做人的底线更重要,显然这次他并没有真的想要发怒,孩子已经二十五岁,总该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不过这么潦草冲动的去决定一件事是他不能接受的。

“你都多大了!做事还没有个章法,想一出是一出!实在不行在家待两天就回去吧。”张大勇情绪渐渐缓和了下来,不然又能怎么样的?

“爸,我回家来了其实就没想着再回去”张泽峰慢慢抬起头,眼神像是一道闪电:“我知道对你们来说挺突然的,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来之前我已经了解过了新式多功能大棚的很多东西,别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我自己都能接受。”

“你咋接受?你是有经验还是家里有钱让你使劲造?”张大勇狠狠地瞪了小峰一眼,生生的把那道闪电给逼了回去。

“也别怪你爸说你,我俩费了那么大劲供你读完大学,你倒好,现在一声不吭的要回家来种大棚,不往远的说,就说你这年龄在咱们村儿找对象都不好找!”李兰芝接着说到:“我和你爸就是一个农民,知道自己没啥本事,我们俩也不图你什么,就想着你能走出去,再怎么也比在家种地过的好一点儿吧”。

张泽峰似乎没有被说动的意思:“我明白你俩的意思,在外面是挺好的,我也晒不到淋不着的,但是回家也不是说什么多掉价的事对吧,再说我是真的想在家发展,不是脑子一热的事儿。”

“你先说说你想怎么干,现在人家都是种大棚种了十几年的老农户,你怎么和别人比?”张大勇起身走到沙发旁边拿起一袋黄瓜种子丢在桌子上:“你知道这个品种的黄瓜有啥特点吗?大棚怎么控温,什么时间施肥,前期怎么去投入该上市的时候蔬菜行情又是什么,这些你都知道吗?”

很显然这些张泽峰并不清楚,但是他又是那么笃定自己一定能做成功,在他心里自己学到的所有东西,所有抱负,到现在都应该施展在这片他再熟悉不过的土地上,也只有这片土地才能让他真切的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对了妈,我在公司谈了一个女朋友”现在张泽峰只能尽快转移话题,尝试着从侧面击垮父母的心理防线:“我俩一个公司,她也挺支持我回来的。”

“啥时候的事啊?你说你这孩子也不知道给我们说一声!女生家是哪里的呀?手机里有照片吗?”李兰芝原本愁闷的脸上顿时间变得惊喜。

“家就是济南市里的”

“哎呦,城里的孩子啊,那人家不嫌咱家是农村的呀?”刘兰芝刚还兴奋的表情突然又多了一份担忧。

“啥城里农村的,你先别管那些,我问你,你是铁了心要回来种大棚是吧?”张大勇重新把话题给拉了回来。

“对,不过不是像咱家现在这种传统意义上的大棚”说着张泽勇便打开手机找出海容模块大棚的简介给张大勇递了过去:“这个你之前应该在电视上见过,我也了解过,咱们村儿现在还没有人使用......”

“大爷你就别跟着出来啦,以后有啥需要的你就随时联系我们!”

一行人从王大爷家里走出来,带头的是一位看上去30来岁,干练精致的女人,穿着很普通但是非常整洁干净。

“哎呦你说这家里也没有让你们落脚的地方,范书记你们这隔三差五的就来看我,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王大爷一脸的不好意思。自从他去年被评选上了村里的特困人员,范小菊就格外关注他的生活状况,时不时的还自掏腰包向和王大爷一样的困难户送些油啊奶粉什么的,在村里的口碑人尽皆知。

“没事大爷,现在咱们政策多好呀,有啥问题也不要担心,把身体照顾好就行。”范小菊三言两语就说到了点子上,没有一个字拖泥带水。

“现在这个岁数可不敢生病!我身体好着嘞,一年下来啥时候也没缺过吃喝,你就放心吧范书记。”王大爷说到。

“大爷”这时候张大勇带着小峰也赶到了这里:“范书记也在啊”

“哎,大勇哥”范小菊回头和张大勇打招呼:“来找大爷呀”

“也没啥事,这不小峰要回家来吗,想着问下大爷家里的那几亩地是不是还没有往外租出去。”张大勇回答到。

“还没呢”王大爷赶紧回复到:“刚才还说想让范书记帮忙再打听打听。”

范小菊回头看了一眼张泽峰:“小峰咋想着回来了?”

张大勇边掏烟边递给王大爷和同范小菊一块来的两个大哥说到:“害,别提了,在公司待的好好的突然要回来种大棚,你说咱做家长的也不能说把他按死在城里吧?”

其中一个同行的大哥说:“也是,现在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想干什么咱们也猜不透,别管怎么着支持就完事啦。”

张大勇掏出打火机一边点烟一边附和到:“可不是嘛”

“哎对了,我刚好有件事想找范书记。”小峰说到:“爸要不你和大爷爷先聊着,我找范书记再说个事儿?”

大队院的院子干净整洁,从上往下俯瞰过去,像是村子里的一颗心脏扎扎实实的长在了这里。

“这个我之前在网上看过相关的介绍,现在在咱们村还没有这个先例,这两天我也正想着怎么改善一下咱们的传统农业大棚的种植方式。”范小菊拿着小峰提前准备好的资料看的很入神。

“我回来就是想要做这件事的。”小峰眼神里充满了希望,坚定的看着范小菊。

范小菊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被小峰眼里的坚定打动了:“行,你看我能帮上什么忙。”

小峰转身拿起了一块白板:“是这样的书记,这只是第一步,其实再往下还有件事需要你亲自来做。”小峰在白板上开始写写画画:“海容模块大棚我在公司的时候已经打听到了一些它的管理方式,同事也已经帮我联系好了团队,随时可以过来搭建。再往下我想搞一搞长期的线上直播。”

“线上直播?”范小菊一脸的疑惑。

话音刚落,门口就进来了一个人:“想搞直播你得找我呀!”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峰的发小王一。

“没想到你还真回来了”王一朝着小峰说到。

范小菊看到王一进来很惊讶:“王一?你不是在杭州吗?怎么,放假了吗?”

“不是放假,是请假。”

“是我让他回来的范书记”小峰接着冲王一说到:“没想到你回来的这么快”

范小菊接着说:“害,我说你咋突然就回来了,对了王一,你在电商公司上班是吧?来来来先坐下,小峰你接着往下说”。

招呼王一坐下后小峰接着说到:“直播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咱们村的曝光率,从大棚搭建开始,每天进行2-3个小时的定点直播,怎么维护粉丝和增加流量这个得需要王一来帮下忙。当然前期的还得需要麻烦范书记来带一下节奏。”

“我?我从来没上过镜,咋直播呀,这也不会啊”范小菊更听不懂了。

“所以我回来了嘛,这个范书记你不要担心,让村书记来开这个先例,无论是在平台还是在形式上确实是比较少见,当时小峰给我说这个想法的时候我也是很惊讶,用大棚种植作为切入口,最后落点在农村发展,我觉着是一个很不错的选题。”王一解释到。

范小菊以前从来没有想过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在村子里做些什么事,王一的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她,看着眼前这两位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年轻人,在她心里突然发出一声感叹:“这大概就是新农村的未来吧。”

小峰接着说到:“我们还可以通过让粉丝认领农作物的方式,来亲自监督农产品的生长。”

范小菊的思路马上跟了上来:“你是想在直播的时候,就开始让粉丝认领属于自己的一片农场,然后通过每天的直播来监督这些农作物的生长吗?”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那万一他们不买账呢?你给他们每个人划分出来一片区域,最后不下单怎么办?”范小菊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们不是还有线下的嘛”小峰回答到:“这就相当于一个养成式的游戏模式,把qq农场搬到了现实的种植中来,用户来看直播,我替他们养护农作物,小额免费邮寄,保证他们能吃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健康的蔬菜,当然,这只是针对于线上来说的。”

王一接着说到:“小峰的这种线上养成模式可以很好的增加粉丝粘性,也能让他们在一个半虚拟的空间里,真实的获得自己的劳动成果,是一种很新颖的运营模式......”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继续说着以后的规划,时不时的从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飘荡在院子里、村子里,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里。

半月后

立秋刚过,闷热的天气渐渐缓和了许多,张泽峰从大棚里走出来,跟着他的还有他的堂弟张泽成。

“哥,你还别说,这大棚还真他妈的不错,白天升温快,保温效果好,温度也更好调节,这要是赶上个大风大雨的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大半夜的起来还得看着。”小成冲着张泽峰激动的手舞足蹈。

“等这一季的黄瓜成了,再往后走就顺当多啦...哎对了,你今天......”还没等小峰说完话,就听背后有人喊了一句:“张泽峰”

小峰回头一看,女朋友丽丽背着一款超大旅行包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丽丽,你咋来了?”小峰即惊讶又惊喜的小跑过去:“我说昨天你怎么神神秘秘的!”

“对呀,你没时间去看我,那我只好来看你啦”丽丽一脸俏皮的看着小峰。干净红润的脸蛋儿看上去是那么的天真可爱,眼睛睁的圆鼓鼓的,在遇见小峰之前,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什么的方式去谈一场恋爱,遇见他之后,她才真切的感受到了那触手可及的温暖和踏实。

“哎呦,嫂子吧这是?我在我哥手机里见过你,长得比照片可好看多了!”张泽成也走过去笑嘻嘻的说到:“那你们先聊嫂子,我先去店里啦。”

还没等丽丽反应过来小成给张泽峰使了个色眯眯的眼神转身便走开了。

“他就这样不用搭理他,对了,我俩合开了一家饭店,这些我慢慢再给你说,我带你先回家吧。”说着小峰接过丽丽背上的书包。

“嗯好,不过我来的急也没给叔叔阿姨准备什么礼物,会不会...”

“不会的,你能来他们就很高兴啦,况且我女朋友还这么漂亮!”

丽丽揽着小峰的胳膊,两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

另一边范书记在办公室接到电话:“喂?什么?梁县长要来?好好好,你就放心吧,我这就联系小峰过来。”

准儿媳第一次进家门,李兰芝自然是最高兴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就在上周还在担心儿子能不能找到对象的事情,今天这准儿媳妇就来到了家门口,她心里是既高兴又暗自责怪小峰瞒了她这么久,害她白白跟着操了那么多的心。

“你说这小峰也真是的!也不提前说一声,你看这家里乱糟糟的也没来得及收拾一下”李兰芝一边收拾房间一边抱怨着小峰。

“没事阿姨,我这来的也突然,你看我也没来得及给你和叔叔准备什么礼物就跑过来了。”丽丽赶紧解释,小峰也在一旁帮忙收拾着凳子什么的。

李兰芝听到丽丽这么一说,赶紧停下了手里的活,走到丽丽面前把她拉到沙发旁边坐下:“啥礼物不礼物的,我们不缺东西,你能来我们家比送啥礼物都强!”

“你看我就说吧,这下不用担心了吧。”小峰刚说完话就接到了范书记的电话:“喂范书记,现在吗?好,我马上过去。”

“是出了什么事吗?”丽丽问到:“需不需要我跟你过去?”

“也没什么事,范书记让我过去一趟,明天县里来人到我们这来考察。”

“县里来人?不会是范书记直播犯了什么错误吧?”李兰芝担心的问到小峰:“我就说让领导做直播会有风险,你看这下可好,把县里的大领导都招来了。”

“你想啥呢妈,咱们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我和丽丽先去大队院找范书记问问情况再说。”说完小峰便伸手示意丽丽和他一起去。

“哎,你看这,我还没和丽丽说上几句话就被你拉走了!”

“没事阿姨,等会回来我们再继续聊哈”说着两个人便走了出去。

大队院看起来和以前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又好像有那么一些变化,虽然冷清,但是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热情在里面,就等着突然有一天爆发出来。

“这是好事啊!”

张泽峰兴奋的喊了出来。

“是好事,这下小峰你可真是给咱村儿长脸了!”范书记高兴的看着小峰。

“你说吧,往下想怎么做,我召集大家伙一块来配合你!现在已经有不少农户想来学习你这种运营模式了。”

“这个咱们还需要拉一条很长的战线,现在我们是不是需要先商量一下明天的事呀范书记。”张泽峰瞬间把范书记从激动的情绪里给拉了回来。

“对对对!你看我光顾着高兴了!”

“范书记,如果明天我们多找几个人一块来直播呢?”丽丽从旁边说到:“就是再找几个有一定粉丝体量的人来一起直播明天的活动,这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咱们村儿的曝光率呀。”

小峰和范书记惊讶的看着丽丽。

“行啊小峰,你自己优秀还不行,就连找的女朋友也这么厉害!”范书记故意打趣到。

“你还不了解丽丽,其实有很多想法都是她给我的启发。”小峰一脸骄傲的看着丽丽。

“那行,我先征求下县里的建议,如果可行那我们就按照丽丽说的来做,直播的人我这边来解决!”范书记非常爽快的就接纳了丽丽的建议。

似乎一时间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高兴的事,院子里也多了些许生气,老人们坐成一排在胡同口天南地北的聊着,孩子们也都出现在了大街上,争相跳着跑着,丝毫不顾已经被汗水浸湿的衣服。

“关注主播不迷路,主播带你上高速......”

“欢迎新进来的宝宝们,今天我带大家了解......”

“这一次绝对是我们村儿历史性的一刻,大家待会一定不要退出直播间......”

此起彼伏的直播声回荡在大队院,院子里聚集了三四位直播达人和三三两两的村民。张泽成从房间里走出来大声喊到:“大家先安静一下,待会等县领导来了以后,尽可能的不要大声喧哗,一是为了保证我们的直播收音,第二也是为了咱们村儿的形象嘛,一定不要给领导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下面随声附和到:“好嘞放心吧!”

房间的墙上挂着几幅规划图,第一张便是“多功能高效农业大棚简介”,上面配着一张海容模块大棚照片,下面配文:

海容模块建温室大棚的优势:

[if !supportLists]1、[endif]海容模块的导热系数低,内外双层保温,白天升温快,保温效果好,温度更好调节;

[if !supportLists]2、[endif]海容模块建大棚不用下挖,防止雨季雨水倒灌;

[if !supportLists]3、[endif]施工简单,整个施工过程就像搭积木,成型速度快;

[if !supportLists]4、[endif]使用寿命长,易于维护,维修成本低,抗自然灾害能力强;

[if !supportLists]5、[endif]节约耕地,大大增加了大棚的种植面积,提高大棚的利用率,增加收益。

第二张是“如何将直播融入到农产品种植”

内容是一个思维导图,从最开始的直播定位,到粉丝维护,到为意向用户划分种植区域,再到每日为用户监督产品生长情况,到最后的邮寄到家或现场取货。

第三张便是通过线上种植模式衍生出来的附加运营渠道,除去线上代替用户种植以及售卖以外,通过线下饭庄的形式来为实地看品取品的客户提供原生餐饮,带动村里的小实体经济发展。

张泽峰和范书记带领县领导一众人挨个介绍每个规划图的含义,所有人听完以后都连连称赞,这也为以后在村里能形成原生生态链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直播达人小心翼翼的在前面跟着,走到第四张图的时候,梁县长停下了脚步。

第四张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描述。

“小峰啊,这一张放在这里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梁县长好奇的问到。

“这个我们暂时还没有想到怎么规划,放一张白纸是因为我们相信以后还会创造出更多的一些可能性,所以就是这样了。”小峰向县长解释。

“嗯,你们的想法真的让我很吃惊,通过线上线下的双向发力,来带动村子里的经济发展真是太了不起了!”梁县长高兴的对小峰说到。

“对了梁县长,待会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看下饭庄,那里也是我们规划里的一部分,蔬菜什么的都是咱们自己家种的,绿色安全。”饭庄作为他们规划里的重要驿站,在小峰眼里自然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直播间的粉丝们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纷纷在评论区留言:

“是我羡慕的村子没错了”

“领导太亲民了趴,请给我们村也来一打…”

“太想去看看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新一代思想真是太棒了!未来有望!”

小峰一众人来到饭庄门口,张泽成也紧跟了过来,孩子们跟在队伍的后面,一人啃着一根黄瓜,走走停停时而和伙伴们打闹,旁边的爷爷奶奶看到后赶忙拉一下他们的胳膊示意让孩子们小点声。

小成走到直播团队中间,拿过一台手机提前摆放在饭庄门口的桌子上,等领导们走进去小成快步走过去介绍:“梁县长,您到这边来坐吧。我们现在不是以直播来打的基础吗,想着让您来和粉丝们打个招呼。”

梁县长先是一愣,看了看旁边的从行人员。

“啊,要是您不方便也没事,那我们就先带您来看下我们店里的情况。”小成赶紧补充到,生怕说错了话让梁县长为难。

“方便方便!刚才我还想对小峰说上个镜来着,没还意思开口,我怕我脸上镜太大!哈哈哈”梁县长对着小成开了个玩笑,顿时惹得大家哈哈一笑,气氛立马变得欢快了许多。

“好嘞,那您坐这边来吧”小成把凳子往外挪了挪对着饭庄的阿姨说到:“大娘,把咱们的西红柿和黄瓜端出来一些吧。”

梁县长坐下后看到镜头里的自己,吃惊的对着众人说:“呦!我上镜还挺好看!你看这脸多小。”

“那是因为有美颜”人群后面后一个小孩子冲着梁县长喊道。引得县长更开心了,淳朴的村子让他感觉全身心的轻松,老人们孩子们还有这一批有思想的年轻人,让他打心底里感到喜欢。

“你们好啊直播间的朋友们,欢迎来看我们的直播啊。”梁县长迅速调整状态进入到了角色当中:“感谢你们来支持我们村子”

梁县长一开口直播间顿时热闹了起来,留言一个接一个:

“梁县长您太可爱了!”

“好接地气的县长,爱了爱了…。”

“啊啊啊啊啊实名羡慕了!”

“没想到粉了一位帅帅哒县长”

……

小峰和范书记看到梁县长这么热情,心里便踏实了许多,似乎更美好更宽敞的路在等着他们去开创,在这一刻所有的辛苦都变得不值一提。

不一会张大勇端着一盆装满西红柿和黄瓜的竹篮走了过来,和小峰对视了一眼,这一眼满是肯定,小峰看着眼前这位曾经极力反对他回家来的父亲,心里是既感动又高兴:“给我吧爸”小峰从张大勇手里接过竹篮放到梁县长旁边。

“朋友们看看,这就是我们种植的黄瓜和西红柿,个头大颜色也漂亮!”说着梁县长拿起一根黄瓜咬了一口:“嗯!你们听,声音又脆汁水也多!欢迎大家来线下感受我们的蔬菜种植基地啊。”

说完梁县长就准备起身,不料眼前一黑,身子摇摇晃晃突然倒了下去。

所有人一拥而上,原本欢快轻松的局面霎时间变得紧张了起来,小峰赶紧扶住梁县长,小成轰散人群,转身示意几台直播手机赶紧关掉直播。直播团队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在小成的呵斥下匆匆关掉了直播。可是一切都晚了,四台直播手机把情况实实在在的传达给了观众。

“梁县长!梁县长!”小峰冲着小成喊道:“小成,赶紧准备车!”

就这样梁县长被小峰背着送上了门口的轿车,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往镇医院的方向开了过去。

眼看着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事情,现在在大家眼里没有什么比梁县长的身体状况更重要也更紧急的问题。

医院里范书记和随行而来的几个人在一旁交流着什么,从范书记的表情上能看出来大家都很着急。小峰反倒显得有些冷静:“梁县长来之前有吃过什么东西吗?”小峰向和梁县长一起来的同事问到。

“没有啊,今天早上来的急,梁县长估计是连饭还没吃上。”

“哥!”小成没命似的跑了进来,大口喘着粗气:“坏了!”

“怎么了?”

“你看”小成拿出手机给张泽峰递过去,上面满满的几页都是粉丝的私信留言:

“该不会是你们种的蔬菜不干净吧?退了退了…”

“你们倒是讲清楚啊!我们可是预定了种植区域的,现在这叫什么事啊?”

“让关掉直播的那人也太凶了吧,你们是不是在隐瞒什么事情!”

“做人呐,不能为了一己私利就失去了道德的底线……”

小峰越看越生气,他没想到事情发酵的这么快,他更不明白大家为什么为了一件还不清楚状况的事情肆意揣测。范书记看到原本冷静的小峰眉头越来越紧,走过来问到:“是不是直播的事情发酵了?”

“对,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没事,等医生出来一切就都清楚了”范书记安慰着小峰的情绪。

“没事范书记,只要梁县长身体没有什么事其他的都好解决。”

话刚说完丽丽就打来了电话:“喂,梁县长怎么样了?”

“还不清楚,你不要担心哈,没事的。”

“有啥事小峰你记得赶紧给家里说一声呀!”李兰芝着急的冲着手机喊到。

“我知道了妈,你也和我爸说一声,让他别担心。”小峰生怕爸妈会因为这事受到打击。

丽丽轻轻抽泣了一声:“对不起,要不是我出这个主意也不会……”

还没等丽丽说完小峰就打断了她:“别瞎说,你没错,你在我眼里永远是那个最完美最漂亮的仙女,行了,我先不和你说了,麻烦你帮我在家照顾下我妈吧。”说完小峰便匆匆挂掉了电话。

小成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手机,时刻关注着用户的动态,他极力的去回复每一条评论和私信:“坏了哥”

“丢了多少单了?”小峰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结果。

“50”

“喂?电视台的?等我们搞清楚了所有情况你再来好吧?不好意思先就这样哈。”范书记接到了县电视台的电话,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现在的网络会有这么厉害,从梁县长晕倒到现在不过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影响范围竟然扩大的如此之快。

就在这个时候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众人一拥而上。

“梁县长怎么样了?”范书记问到:“人已经醒了吗?”

“醒了,人没什么事,就是低血糖加上最近疲劳过度导致的短暂性昏厥。”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想想刚才的一幕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

小峰、范书记和小成把梁县长等一众人送上车,看着他们缓缓开出了医院大门,大家心里的一块石头始终是落了地,可是等着他们的还有同样严峻的问题:粉丝维护和整个事件的澄清。

“范书记,刚才是县里电视台找你了是吧?”小峰突然问到。

“对,他们想过来采访,我怕再扩大影响范围就先给拒绝了。”

“让他们来。”小峰胸有成竹的对着对范书记说到。

路上小成开着车,小峰坐在副驾驶,范书记坐在后面,一条笔直干净的柏油路,两边长满了梧桐树,一眼望过去像是穿梭在一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纯净道路上。

“对了范书记,你知道第四张规划图我想着要做些什么吗?”小峰转头向范书记问到。

“是什么呀?”

“先给你卖个关子哈哈哈,两个月后你就清楚啦!”

“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哥,出了这档子事也没看出来你心里有啥动摇。”

“害,这才哪儿到哪儿,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车子就这样缓缓的向前开动,直到消失在这条路的尽头。



数字货币之家
皖荣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