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宝宝游戏

我一直在等你 我一直在等你啊

我一直在等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喂,是我……”

“嗯,我知道……”

“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你呢?”

(二)

秦雨沫不可能不知道,打电话过来的是谁。这个号码躺在列表里已经四年多,她曾无数次期待过这个号码在自己的屏幕上响起,现在,终于,她接到了这个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掩饰内心的慌乱。一番唏嘘之后,他们相互挂断了,并约了下次一起吃饭。

挂了电话之后,秦雨沫便陷入了回忆之中。

四年多前,秦雨沫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少年。初入大学,带着一脸的懵懂与纯真,每天嘻嘻哈哈的,日子倒也过的快活。大一新生交流会上,秦雨沫遇到了他。彼时的他身着正装,正襟危坐在礼堂中间,一丝沉默夹杂着些许温柔的神情印在了秦雨沫的眼睛里。

“他叫尚景。高尚的尚,景色的景。怎么样,名字好听吧。”秦雨沫听身边的朋友在给自己普及这个叫尚景的人。“他是学生会的主席,不仅人长得帅,而且性格也好,哎,据说还没有女朋友。”朋友捣了捣秦雨沫的肩膀,向她使了个眼色。

“这么帅,还没有女朋友该不会有问题吧!”秦雨沫也忍不住打趣到。“不是吧,哎,要不然你去搭个讪,问问。”朋友坏坏地怂恿她。秦雨沫反唇相讥,“我才不去呢,我又不是花痴。”说着将头转了过去。

“好了,同学们都坐好啊。我们的新生交流会马上开始了。请大家保持安静。”一个老师拿着话筒说到。

“首先欢迎各位新生同学来到我们学校。希望你们能够有一个新的起点……”听着听着,秦雨沫就发起了呆。这种无聊有老生常谈的迎新会,她早就熟悉了套路。毕竟自己高中三年的学生会主席也不是白当的。

“好,学弟学妹们,你们好。我是大二级生物工程学院的尚景,也是学校学生会主席。”一句话把秦雨沫拉回到眼前的交流会。“是他在说话,为什么长得帅的人,说话声音也这么好听啊?”秦雨沫在心里暗自想着。这位尚景学长正在给大一新生们介绍校学生会,并且鼓励大家多多参加一些社团之类的话。秦雨沫回过头望去,现场几千双热辣辣的目光正在投向台上这位学长。果然,大家都跟自己一样是个大花痴啊!

交流会后,各位学生们纷纷挤到礼堂中间尚景所在的位置,争先恐后地想跟这位新晋学长攀谈几句。秦雨沫见此情此景,突然又觉得好生无聊,好好的一个新生交流会活生生成了商美大会。想到这里,秦雨沫跟挤在前面的朋友打了招呼先走了。

(二)

尚景挂了电话之后,嘴角泛起熟悉的浅浅笑意。四年多的时间过去,他终于鼓起勇气给秦雨沫打电话,虽然没有说出一直想说的话,但他还是为秦雨沫在电话那头微微的吃惊而莫名的得意起来。

尚景是怎么注意到秦雨沫的呢?这还得从四年前说起。

迎新交流会之后,学校组织各学院准备新生才艺表演。尚景作为此次活动的组织者,负责去各个学院接洽此工作。他陆陆续续从各学院收上来的节目名单开始挑选合适的才艺表演节目。突然间,一张报名表从手中滑落,名字的那一栏写着“秦雨沫”三个大字,不过说实话,字写得不怎么样,但尚景还是被这个叫秦雨沫的女生的节目给吸引了。“民谣歌曲吉他表演”,尚景在嘴里碎碎念着,“有点意思,看看怎么样。”就这样,秦雨沫的吉他表演节目成了尚景在新生才艺表演上十分期待的节目。

于是,新生才艺表演如期而至。

可是,偏偏这天,秦雨沫出了问题。

她的吉他因出门不小心撞到铁栏杆撞断了弦,这下好了,精心准备的吉他表演要泡汤了。秦雨沫无奈之下,向此次的新生才艺表演活动的负责方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不好意思,我是美术学院新生,我叫秦雨沫。我的吉他弦突然断了,今天的表演我可能去不了了。”

“秦雨沫,这个名字好熟啊!”尚景在心里这样想着。连忙在电话里说,“不要紧,你人先过来吧。我们这现场有吉他,只是不知道你用不用的惯。要不然那还是来试一下吧,怎么样?”尚景用略带试探性的话问她,没想到她也干脆地答应了。

秦雨沫并不知道,接她的电话的就是众女新生仰慕的学生会主席尚景学长。她只是觉得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很熟悉。来不及在意,就匆匆往表演现场赶。

尚景独自一人等在表演房的门外。远远地就看到个女生一路小跑地往自己这边赶来。原来她就是那个要吉他才艺表演的秦雨沫啊,不像是玩吉他的人啊。

“嘿,同学,你就是要谈吉他的那个女生吗?”尚景拦住了她。

“对,是我,我叫秦雨沫。可是我的吉他弦突然间断了……”秦雨沫没想到在门口碰到尚景学长,他竟然还跟自己说话了。

“没关系,用我的,你进去试试看,练一下手。”尚景打断了她的话。

“啊,用你的……不太好意思吧。”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也不想准备了这么久的节目就这么废了吧。走吧,去试试看。”说着,秦雨沫被他推着进了表演房。

尚景学长的吉他啊,这真的是他的吉他吗?我真的可以用他的吉他表演吗?秦雨沫还沉浸在尚景刚刚说的话里,觉得好不可思议。

“我的吉他有点重,是背式的,你试试看习不习惯。”尚景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她突地愣住了,也不知道接话,木木地接过尚景递过来的吉他。

尚景似乎看出了秦雨沫的慌张,半开玩笑的说,“不用紧张,你就算把我的弦谈断了,我也不会让你赔的 。”秦雨沫听到他这么说,竟没忍住笑出了声。

“那我试试吧。”她轻声说到。

伴奏响起,秦雨沫坐在表演房的正中间。有人关了灯,纷纷朝秦雨沫的方向看过来。

秦雨沫从初中开始学习吉他,最初师从自己的表哥。后来,自觉技艺已超过表哥,便自己关起门来单练。她对吉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它在怀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所以,即使用的是自己从没有用过的吉他,秦雨沫也能很快熟悉。

于是,秦雨沫在众人的注视下顺利地完成了她的大学吉他表演首秀。表演后,同学们都鼓掌夸赞她谈的好,而此时尚景坐在角落里还在秦雨沫的吉他演奏中深深的发着呆。直到秦雨沫一声“学长”将他拉了回来。

“尚景学长,你的吉他挺好用的,谢谢你了。”听到秦雨沫这么说,尚景也不知怎的,突然觉得两颊烧红似的发烫。还好表演房里灯光很暗,没有人发现。

“不,是你谈的好。功力不错,功夫下的很足啊!下次我谈吉他的时候还喊你啊!”尚景故意把话题拉开。

“下次?学长,你也喜欢吉他吗?”秦雨沫问到。

“略玩一点,跟你比估计不行。”尚景谦虚地说到。

这次轮到秦雨沫脸红了。两人的气氛略显尴尬。

“那个,要不然你把你的吉他给我吧。我给你修修。”

“学长你还会修断弦吗?你太厉害了。我谈吉他谈坏了不知道多少把,从来都没想过去修一下。”秦雨沫开玩笑似的说。

尚景微笑着,没有说话。

那个时候,他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挺特别的。光是吉他这个爱好就与别人不一样,而且听秦雨沫谈吉他的感觉觉得好熟悉的场景,总觉得在记忆深处好像也有过这样的女生给自己弹奏过吉他一样。这种感觉太奇怪了,秦雨沫成功地引起了尚景的关注。而她自己却全然不知。

(三)

在后来的大学时光里,只要尚景想谈吉他的时候就会喊上秦雨沫一起。他们还经常在周末去市里的一家酒吧,做吉他陪驻。转到的钱,两人就一起去吃烧烤。最开始,跟着他们一起的还有跟尚景玩的好的几个哥们,知道后来,几个人都觉得情况不对,便都自觉退出了这场美丽的意外了。

有一次,秦雨沫问尚景,“学长,你的朋友们呢?他们怎么不来了?”尚景看着左手拿着羊肉串,右手拿手胡乱擦着嘴的秦雨沫,突然笑出了声来。

“怎么了,你为什么笑啊?是不是,我吃的太多啦……”秦雨沫不好意思的说到。

“他们说,你很不一样,不想跟我抢,就不来了。”尚景一说完就闷头大口喝啤酒去了,放着秦雨沫独自一人坐在那稀里糊涂地反应着他说的话。

秦雨沫不知道怎么接话,于是两人就这么刚的坐着,知道桌子上的啤酒都见了底。

秦雨沫是一个特别放的开的姑娘,跟男生玩耍就像跟哥们一样,更何况还是尚景学长。她从来没有多想过其它的,只是觉得跟学长在一起谈吉他,包括去酒吧玩,很开心。但是对尚景说的那句话,她还是在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不会是喜欢我吧?不会不会,他那么帅,那么优秀,凭什么会喜欢我啊?不会的,不会的……

秦雨沫一直这么对自己说。

所有的事实也许只有尚景自己知道,秦雨沫对自己来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可是他有害怕如果对她说出自己的心意,她会接受不了,搞不好还会弄杂了两人之间的哥们关系。

就这样,尚景一直没有对秦雨沫表达过心意,就连那天晚上在月光之下说的那句话好像也成了只存在雨秦雨沫记忆中的事情。

转眼毕业了,尚景要回老家去工作。父母给自己安排了稳定的工作。但此时秦雨沫还没有毕业,他想,我要等她毕业。等她毕业,我一定向她表白。

可是秦雨沫还没有毕业就已经离校了。据说是为了追求演绎梦想,去北京考艺术学院了。

再次联系是尚景去北京出差,他鼓起勇气拨通了秦雨沫的号码。上一次跟这个号码通话还是在四年前的大学。不知道,这一次,他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向秦雨沫表达自己的心意。

(四)

尚景要跟秦雨沫说的话,他等了四年。四年后,他终于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他不想错过她,他想对大学四年的他们有一个交代。

他想说,“秦雨沫,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其实,我喜欢你,喜欢了四年。不知道,现在才跟你说这句话,会不会太晚。”

于是他拨通了她的号码。

“喂,是我……”

“嗯,我知道……”

“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你呢?”

“我有话想对你说……”

“嗯,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喜欢你,喜欢了四年。如果我现在去找你,谈吉他给你听,你愿意接受我吗?”

“……我,愿意。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啊!”



SEO智库网
长乐股票行情网